渡途.

王冠重不重?小心头撑不住哦。

博天 欲望

  你把他放下,
  我看到了那赤红的血液。
  缓缓流淌着,
  我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在我手中,
  一点一点,
  消失殆尽。
 

  请把我放下,
  我在你手中无法振动翅膀,
  被鲜血粘稠住了。
  疼痛麻痹了我的神经,
  我不知道反抗。
  一点一点,
  堕落无能。
 

  我不会放手,
  诠释永恒的爱,
  把玫瑰由白变红,
  多么美丽,多么痛苦。
  是掌握的快感,
  才证明我活的真实。
  我爱你,
  一点一点,
  腐蚀所有。
 




#写的什么玩意儿我靠#

ummmm。
差一张大天狗xxwww
先扔过来好啦。
画的丑求不嫌弃!!qwq!!

啊……。
他们真好看。
qwq!!!!!!十九章毒性太强,我我我我我还是自己产点儿不好吃的粮吧。

【薛晓现代paro】愿你眼中有我 HE

◆微忘羡,曦澄,注意避雷。
◆严重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文明做人。
◆丑拒撕逼cp问题,看清标题再进谢谢合作v
◆小学生文笔,求不喷。
◆文—by妖妖镜

——开始——

01-
  最近风靡哦,不对。是称霸义城的小混混头子薛洋竟然要改头换面争做文明三好流氓!
  接到薛洋应聘单的店主捧着一大打卫生纸这顿涕泗横流,其声音之彻骨销魂,诚意之深远,哀声哭嚎祖宗求放过。很幸运,我们的薛洋同学并没有理会这个似是死了爹妈,哭的稀里哗啦的饭店老板,撸起袖子就颠颠去厨房洗!碗!了!
  时间飞逝,转眼一个月就这么异dan常jing和shou平pa的过去了。
  很平静。很奇怪。
  比失踪了十三年的考古学家魏无羡归来同商业巨擎蓝忘机携手出柜还奇怪!!比死傲娇江氏集团大头江澄当众亲吻蓝氏另一壁还要让人惊悚!!
  这家店,很奇迹的没有被砸!也没有黄了生意!!何其违和!多么不现实的梦!!老板凝望着招牌,愣了许久……
  “大叔,给我算一下工钱呗。”薛洋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嘻嘻地把玩着一青瓷碗。老板擦了擦汗,掏出工资来递了过去,大约五千左右的厚度,吓坏了来吃饭的客人。说起这事儿,老板很是骄傲,毕竟薛洋任职期间还捎带手的做了几次服务生,吸引了一大波妹子来饭馆fan吃hua饭chi。人家效益好,工资多,没毛病。
  薛洋接了钱眯起眸子很是开心:“嘻嘻,大叔够意思!我还以为你不给我呢。”
  “怎么会……怎么会呢哈哈。”
 
  “薛洋?”一声犹疑不定的声音兀自从身后传来,薛晓自是向后瞥了一眼,果不其然一面上挂着半分绷带的清瘦男子驻着拐杖定定立于门口。
  “道长?你怎么来这儿了?家里呆着不舒服?”薛洋语调恶意上扬,甜的腻人,也充斥着某些莫名的戏谑滋味。
  晓星尘本就面子薄,又是接受二十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熏陶下成长的好青年,被人当众质问,又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自然气红了面颊,“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自然,半晌过后才稳了气息开口道:“子琛有事找我。”
  薛洋把玩着手里的青花瓷碗,向前逼近一步,笑意有些散去:“嗯?然后呢?”
  “放我走。”晓星尘道。
  “道长,我放你走可以,不过呀,咱们走着瞧!”薛洋双眼眯起,狡黠之中略过的凶光乍现,仅一瞬就化为虚无,冷哼一声便顺手抄了这店的一个桌子,不管店面老板有多么丰富的面部表情直接绝尘而去。
  老板事后表示,已经很知足了,不是店没了,桌子缺个腿,少块儿木头的没啥大事儿。
  晓星尘耳边一阵稀里哗啦桌子倒塌的混杂声响,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是一股气流而过,带着浓浓的寒意。晓星尘长长叹出一口气,拄着拐杖也离开了。

  “那盲人怎么有点儿眼熟?”
  “傻了吧?那是之前咱们这儿的警察啊!好像叫什么……晓星尘?”

02-
  晓星尘自然不是去同为警察的好友那里,而是转了方向去往开的很是隐蔽的温氏医馆。
  到了医馆,在外面带孩子玩的温宁先是看到了晓星尘笑着挥散了孩子,便温懦地打了招呼:“晓先生早。”
  “温宁小友也早。温医生在吗?”晓星尘自知找对了地方,也不在紧张防备的情绪笑着回了招呼。
  “在的在的,刚起,已经在洗漱了。”温宁扶着晓星尘坐在屋内的简约沙发上,又道:“晓先生的眼睛……好点儿了吗?”
  晓星尘下意识抚上绷带:“还……还好,不是之前那般疼了。”
  “废话,要是还疼老娘这牌子也不要了!”
  温宁看着一大早起来似乎心情比较暴躁的姐姐,很是自知地往晓星尘身边挪了两下:“姐姐……”
  温情瞅了眼弟弟,很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去,泡茶。”
  “哦……”
  晓星尘就算看不见也能想象到温宁耷拉着小脑袋认错一般地泡茶去了。
  “温医生,别这么大火气,伤身。”
  温情摆正晓星尘的头颅,一点点解开缠绕着伤口的绷带,观察时也不忘回应:“唉…我这个弟弟呀…行了,伤口没有恶化,恢复的不错,接下来也不要做什么大规模的运动,小心伤口撕裂。不过,话说回来你来我这儿换药的事儿和薛洋说了没?”
  晓星尘嘴角笑意一滞,支唔道:“没……没有。”
  温情蹙起柳眉:“晓先生,我这儿有一副新的眼角膜,可以给你做复明手术。你想做吗?”
  晓星尘也不太明白温情为啥突然就说这事儿,只不过心中闪过那孩子气少年的背影让自己多多少少有些动心,毕竟自己曾经以为余生只剩黑暗。
  “谁的眼角膜?”
  温情眨眨眼睛:“你猜猜?”
  “温医生……”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温情撇嘴破有点儿没劲的意味,“是薛洋说要向我捐献眼角膜给你治疗,过一会儿就会过来检查契合度。”
  晓星尘听得薛洋二字便是火烧屁股再也坐不住,抄起拐杖就准备跑路,未曾想被一声委屈还有些撒娇意味的声音卡在沙发上无法动弹。
  “道长,你瞒的我好苦呢。”

03-
  薛洋其实在和晓星尘不欢而散后是去警察局找宋子琛了,结果问了其他的值班人员,发现宋子琛正在美国接受封闭式训练根本不在家。本来还想要一出捉奸在床的戏码的薛洋表示不伐开心。

  “道长,你干嘛瞒我?”薛洋上前两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紧紧地挨着晓星尘。极其暧昧的贴近人脸颊,灼热的吐息似是火星点燃了晓星尘的火种,少年人独有的低哑声线被压低在耳廓周围魅惑地引诱:“怎么?怕我生气?还是怕我晚上……嗯?”
  “不!不是的!”晓星尘有些慌了,抬手欲推阻人的动作。
  薛洋眯了眯眼睛,直接反手扣住人的后脑,将舌头探入人的口腔,掠夺者晓星尘唇齿间的甜蜜和仅有的空气。啧啧水声不大不小却正好提醒着晓星尘的耻辱害羞。
  晓星尘本就还存着对薛洋那么一丢丢的愧疚心,突然被袭击成功,如此拥吻也只好生涩地回应着人灵巧的逗弄,不懂得换气的道长被薛洋缠着舌尖反复舔舐,摩擦,强迫交换着对方的津液。
  薛洋半睁开眸子瞥见晓星尘面色酡红,眼角还带着几滴泪珠,挂在睫毛末梢欲坠不落。紧皱眉心,害羞了的道长真是……
  于是薛洋松开了紧叼的道长的唇瓣儿扯出一道暧昧的银丝,拉长拉长,直至断裂后挂于二人唇角边,甚是一副艳色。薛洋伸出舌头舔去晓星尘眼角的泪珠。
  即使现在薛洋很想就地办了晓星尘,可瞅见温情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的模样很担心晓星尘的眼角膜会就此失之交臂,于是愤愤咬牙附在晓星尘耳边低语:“今天晚上,道长你可得伺候好我!不然别怪我欲求不满!”而后欣赏着晓星尘越来越热的脸颊,薛晓心情甚好顺手拍了拍人的脸侧便起身去化验室。
  晓星尘自然是晓得他要去做什么,急忙伸手去拉人,不成想捉了个空,情急之下,只得开口大喊:“阿洋!”
  薛洋愣了,晓星尘也愣了。
  晓星尘自叹自己脑子是不是也跟着眼睛一起没了,无法只得压下心中羞涩别扭又叫了一声:“阿……阿洋。先别走。”
  薛洋歪着头也不言语就这么静静的瞅着,戏谑的弧度越来越大。
晓星尘拽着衣角,深呼吸一口气儿回转在胸腔试图冷静道: “阿洋,你晚上想怎么玩我陪你,你不要给我捐赠眼角膜好不好?”
  “道长?你这是嫌弃我?”
  “不!!是……只是我一个人盲眼许久已成习惯,你,不必为我费心……”
  薛晓涩然勾唇:“可是道长,我希望你眼中有我。”眼中是我。
  晓星尘脱口而出:“不许!”
  薛洋自嘲一笑,正欲坏了人的兴致,只听心上之人支支吾吾:“你……在我心里。”
  “……”

温情:“妈的死给。眼角膜我从别的医院找到了!手术费先给我!!”

04-
  “道长,你说过的话要算数的!”
  “什么话?”
  “今天晚上让我随便玩儿。”
  “阿洋?!等等!!你别!!……唔!!嗯啊!”




——强行糖。嘿嘿感谢观看比个哈特♡
       有喜欢的小天使扩列吗!!留门牌,欢迎来一起玩耍呀!!
  1830528412←就是这儿镜子呐w

【听说你家小毒医有起床气x】

唔。大概还有后续……吧x

毕竟开学了x

随缘吧【……。】

【……】

元旦快乐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管不管不管!!

小扁鹊是最美啊啊啊!!

私心tag致歉orz

【扁鹊最可爱!!】

作死想画短漫肿么破|・ω・`)

已经有脑洞啦ԅ(¯﹃¯ԅ)

叫做。

听说你家小毒医有起床气x

目测家暴场景美美的【bu】

_(:з」∠)_我爱摸鱼w

私心tag白鹊qwq致歉(xx)

啊啊啊啊!

和同学开黑他主李白.我打扁鹊。

到中间我被小乔一个A死了。

我同学二话不说带着团开始清对面!

团灭了对方后我也复活了。

我正在打蓝。

结果我同学公屏说。

李白:你杀一个扁鹊,我灭你们一双!

扁鹊【我】:……

小乔【敌方】:妈的死基佬。


啊啊啊啊啊同学你真的不是故意撩我的吗!!!

一口白鹊粮吃到撑x

日常表白小医生xmua

顺便貂蝉麻麻好好用【。】开心[—]